广兴义友志愿者服务: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浏览次数:5169次    发布日期:2014-04-11 13:04    来自:

什么叫做“义”?从字典里查找,“义”的基本字义是,公正合宜的道理或举动。具体是什么样的行为能被冠以“义”字?或许,只有真正的践行者才能用自己的故事来诠释了。

  走进杭州市中医院,很容易就能找到一群戴着小红帽的志愿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广兴义友。“广兴”是杭州市中医院的别名,而“义友”二字,概括了志愿者们在这里扮演的角色。

 

就医时让微笑随处可见

  早在1998年,杭州市中医院便成立了由团员青年为主的院内志愿服务队,在夏季急诊高峰期,志愿者主动到急诊开展“夜间服务”;2008年抗震救灾期间,医院开展了爱心病房志愿服务,职工志愿者和社会志愿者一起给予灾区患者悉心的照料。

  2011年,杭州市中医院正式成立了医院志愿服务队,首批报名人员有107人,他们中有科主任、护士长,有普通医生和护士,有后勤工人和食堂厨师,也有实习学生和退休职工,以开展各类院内和院外以医疗服务为主的医疗志愿活动。

  20127月,杭州市中医院志愿服务队更名为“广兴义友”志愿服务队,首次招募从事各种公益服务的社会热心人士。开展的志愿服务主要包括引导和协助门诊患者顺利便捷就医,为患者提供具有人文关怀式的志愿服务,如咨询引导、轮椅送达、心理疏导、协助自助挂号、检验单打印、满意度调查、劝烟、安全提醒、病房老弱患者免费理发等。服务时间为周一至周五上午730—1130,下午1330--1630,晚上1830--2030(急诊)三个时间段,以及双休日上午,志愿者根据自己情况任选时间段来服务。

  2013年,杭州市中医院推出“医院志愿服务微笑台”,将西湖“微笑亭”志愿服务功能延伸到医院内,并开设“爱心轮椅自助站”、“智慧医疗服务站”、“老弱残急直达站”、“急诊陪护爱心站”等多个院区志愿服务功能站点,更广泛细致地为患者提供周到的医院志愿服务。

  杭州市中医院则积极为志愿服务提供保障,制作了志愿者服务工作证、服务手册、设计了专属的标识和背心,在门诊开辟了一间志愿者休息室,使志愿者有专门的休息和交流的场所。医院时刻关注志愿者在服务中出现的问题和遇到的困难,积极与志愿者展开服务流程中的互动,每周将志愿者写的服务日记摘录给医院领导,及时解决问题;定期举行志愿服务分享会,邀请院领导和职能科室负责人参加,虚心向志愿者学习,听取并采纳各种合理化建议;每月举行培训,内容不仅包括医院历史、布局、理念和文化,同时从服务礼仪、工作责任与角色、医患沟通技能、危机处理、急救技巧、健康常识、饮食营养等多项知识和技能上提供给志愿者多方面的培训课程;带领志愿者赴绍兴学习参观绍兴人民医院志愿服务,到邵逸夫医院交流座谈医院志愿服务;在中秋节医院为志愿者的家属送上一份感谢信,感谢志愿者家属的默默支持。

 

十分努力见证“奇迹”发生

  俞伟良,62岁,广兴义友志愿者,一年来志愿服务时数1024小时。称呼俞师傅为“志愿者达人”一点也不过,从2008年起,几乎每一天,他都在做志愿者,成为广兴义友后,他成了唯一一个周一至周五都来医院服务病人的志愿者。

  翻开杭州市中医院志愿者办公室的工作签到本,俞伟良签到的时间几乎都是6点半。“我住的比较近,就在保俶路上,所以就早点到,看有什么能做的。”俞伟良很瘦,个字也不高,坐着的时候习惯用双手支撑着膝盖,说话声音不大,但很清楚。

  俞伟良有一项特殊的本领,就是他的推拿手艺。“当年我在黑龙江当兵时,跟当地一个老中医学的。”俞伟良跟老师傅学了一个月,老师傅送给他一本关于推拿的医书,然后就去了别的地方,俞伟良便开始自学中医推拿。“有时候碰到不明白的地方,就在自己身上捏。”时间久了,俞伟良的推拿手法越来越纯熟,用他自己的话说,成了“半个医生”。可就是这“半个医生”,为一个年轻女子创造了一段奇迹。

  2008年,汶川大地震,有灾区伤者送入了杭州市中医院就医,当时俞伟良已经在中医院当陪护志愿者了。某一天,俞伟良偶然看到了一位女伤者小莫,由于腰椎受创,她的下肢已经失去知觉,双腿冰冷发青,治疗了一段时间,没有太大起色,医疗团队为此不断研究治疗方案,而小莫自己却有点灰心了。

  “她才32岁啊,年纪还轻,我很想帮助她。”俞伟良向小莫建议,能不能由自己陪护她,并使用中医推拿的办法,帮助小莫康复治疗。“她当然不相信了,觉得我又不是医生,怎么可能治得好她。”

  俞伟良苦口婆心地劝导着:“你想想自己的孩子,家里的老人,你是愿意就这么瘫着,还是死马当活马医,让我来试一试,如果你愿意试,我来和医生们说。”俞伟良的话很直白,却也打动了小莫,她同意俞伟良来护理自己。

  俞伟良马上找到了医疗团队,可医生起初也不相信这个瘦小的志愿者有这个能力,俞伟良这才亮出自己的底牌:“我学过中医推拿,就让我试一试吧。”医疗团队终于同意,让俞伟良进行辅助治疗。

  接下来的日子,俞伟良每天起码花3个小时在这位小莫身上,由于小莫下肢没有知觉,俞伟良先用热毛巾做下肢热敷,连续热敷两次,让热量传递到下肢神经,同时,还用中药为小莫泡脚,每天1小时,并配合下肢按摩。坚持到第八天,奇迹出现了,伤者的脚趾逐渐恢复了敏感度,开始有了感觉,大半个月过去了,小莫的双腿知觉也逐渐恢复,可以在床上轻轻移动双腿了。

  可是这个时候,俞伟良的腰疾却犯了。由于每天要为小莫推拿和物理治疗,俞伟良感觉自己的腰快要断了,但是他知道,陪护绝不能中断,而且,小莫正在从精神上逐渐重新站起来,这个节骨眼上,他自己更不能倒下。在和小莫的短信交谈中,俞伟良说了这样一段话:就算是我瘫了,也要让你站起来,你还年轻!这让病床上的小莫感动不已。

  直到有一天,小莫同病房的病友和医院的保洁大姐都私下告诉俞伟良,晚上看到小莫试着自己下床,而且站起来了。“我是又高兴又有点失落,高兴的是我做到了,失落的是,我很希望我是第一个看见她站起来的人,不过没有关系,我知道她一定能站起来。”俞伟良和小莫的主治医生沟通,医生也认为,小莫不仅能站起来,恢复行走也不成问题。

  两个月过去了,在医疗团队和俞伟良共同努力下,小莫终于能和以前一样站立和行走了。“她康复出院前的一周,我才第一次看见她在我面前站起来。”俞伟良觉得自己做到了。

  2012年,“广兴义友”志愿服务队正式更名成立,俞伟良当即加入队伍,此后,他为盲人、老人主动提供预约服务,上门接病人来医院看病;有残疾人来医院,他马上把轮椅推到大门口接送,全程陪同看病;有患者看病钱没带够,他掏钱垫付上,他的志愿服务成为医院促进医患和谐的一道桥梁。

 

诠释“妙手仁心”的真正内涵

  在“义友”团队里,像俞伟良这样的志愿者还有很多。

  钟光宏,68岁,广兴义友志愿者,一年来志愿服务时数192小时。作为队伍中最年长的志愿者,总是如此精神抖擞,一早背着书包从余杭坐着公交车来医院志愿服务,他说他已经把志愿服务当作了一种养老方式,一种最快乐的退休生活。2012720日,高温重返杭城,在医院门诊大厅有位女子靠在候诊椅上,脸色发白,细心的钟老师发现后,主动上前询问,了解到她突觉胸闷头晕,赶紧去买了一瓶矿泉水,还叫来了护士和医生,在简单检查后,联合其他志愿者把病人送到医生诊室进一步观察治疗。

  尤密冬,80后,广兴义友志愿者,一年来志愿服务时数124小时。密冬是一家美容院的老板,标准的“白富美”,可她却说真正的美,只有在无私奉献时才看得到。医院最近开通了智慧医疗结算的“快医通”系统,病人只要在自助机上开通功能就可以预约挂号、诊间结算,省了排队等待的时间。密冬觉得这让病人省心省时事挺靠谱,在培训后,她主动要求帮助、指导病人来使用这个机器。她说服了一位病人开通了就诊卡,准备充值200元,可机器调试期间出现了问题,只显示充值100元,看着病人渐渐疑惑的神情,密冬立马从自己的皮夹里掏出100元重新充入病人的卡中,还对病人说,你放心,这100元算我的。在当天的财务结算中,果然发现系统多出100元,医院赶紧还给了密冬。密冬只是轻轻拍了拍“快医通”机器,说了句:下次带病人来,麻烦给力些啊!

  还有医院职工钟建涛、马胜利、丁国琴……,医生护士、药师技师、行政后勤、在职退休的都加入志愿者行列,在休息日、夜班调休日脱去白大褂,换上蓝马甲,继续守护每一位病人……

  “做一天志愿者”也成为了医院新入职、新晋职的职工“必修课”,许多医务人员在体验了一天以后就报名加入了医院广兴义友志愿者团队,他们说,成为一名合格的医务人员必须先做一名优秀的志愿者。同时,还有一大批树人大学、浙江中医药大学、杭州市师范学院的大学生志愿者们,在节假日坚持到医院来做志愿者:“在医院做志愿者,我们觉得很充实,真正能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人。”

 

手记

       “把比自己年长的人当作自己的父母;把和自己同龄的人,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把比自己年幼的人当作自己的子女晚辈,有这样的心,我们的志愿者服务才能做得细,做得好。”俞伟良是这样总结他的志愿者服务心得。

医院,是人与疾病斗争的战壕,是生与死的悲喜之地,人生的故事在这里起伏不定,志愿者的到来让一抹红色悄悄温暖着这里的角角落落,让渐熄的希望重新燃出小火苗,让奉献之爱与妙手仁心相互交融,汇聚成了最美的河流……

 

座右铭

 

       公德·关爱·奉献,一路上有我!

 


Copyright © www.hzva.org All Right Reserved.
主办单位:杭州市志愿者工作指导中心 杭州志愿服务网 浙ICP备05057544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302001532号

扫一扫加入杭州志愿服务网微信
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加入志愿汇
扫码安装志愿汇